二战海空对决:德国U艇VS英国B-17

装修方案 87℃

1942年夏天,英国根据租借法案收到了64架四发重型B-17轰炸机。早在41年英国人就拿到了一些B-17C,编组进了昼间轰炸机中队。总的来说,这样的运用并不理想,也理所当然遭到了较大的损失。皇家空军对这些新到的“飞行堡垒”没什么好感,将这些新飞机全塞给了海岸司令部。19架B-17F和45架B-17E分别被命名为堡垒Mk.II和堡垒Mk.IIA。1944年1月,两个英国堡垒中队,第206和第220中队,驻扎在亚速尔群岛特塞拉岛的拉根斯机场(Lagens airfield)。

图1. B-17E 堡垒Mk.IIA

1月6日下午14点47分,206中队的安东尼詹姆斯平霍恩(Anthony James Pinhorn)飞行中尉的一架代号为U(序列号FA705)的堡垒Mk.IIA从机场起飞,前往搜索并摧毁敌方潜艇。这架飞机在18:16分最后一次向基地发回讯息,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在进行了三天的搜索之后,皇家空军将这架堡垒定为“失踪”。这架飞机究竟遭遇了什么?

图2. 拉根斯机场

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,大西洋上的反潜作战处于海空联合的双维态势。空中单位有着速度快,巡航范围远的优势。粗略地算下来,有三分之一的潜艇都是被空中单位击沉的(根据德国著名历史学家Axel Niestlé的说法,在海上损失的717艘德国战斗潜艇中,有245艘被盟军飞机击沉,205个战果来自盟军陆基飞机,其余的来自舰载机)。随着大西洋反潜战的进行,德国海军潜艇部队意识到,来自空中的威胁越发强烈。德军潜艇部队开始在艇上加装更多的防空武器和对空雷达,并制定完善的对空战术来反制盟军反潜机。在这些逐渐成熟的措施下,盟军空军的损失也逐渐上升(到战争结束盟军反潜机损失超100架)。一般来说,指挥塔上的瞭望员都有足够的时间发现飞机并且发出警告,而受制于观测手段和定位困难,航空单位通常对这些提前下潜的潜艇束手无策。但有些时候,潜艇发现飞机的时机过晚,已经没有时间下潜了,那么就只有用艇上的防空武器放手一搏了。在这种以命相搏的生死对决中,鹿死谁手就取决于双方的勇气和技巧了。

图3. 正在转向躲避空袭的U-118,她在这一天被空袭击沉

在北大西洋对盟军护航船队作战的德国“博克姆战斗群”(Borkum Group,17条潜艇)解散以后,来自该战斗群的三条潜艇组成了一个小组“博克姆-1”,其中就包括由上尉保罗弗里德里希奥托(Paul-Friedrich Otto)指挥的U-270号潜艇。U-270的活跃位置是亚速尔群岛的西北部,这里正好是皇家空军206中队的防区。

1月6日晚19:05分,U-270上浮航行时,指挥塔上的瞭望手发现了一架正在接近中的飞机,距离大约为7000米。本应该向其发出警告的万斯(Vence)和纳克索斯(Naxos)的无线电情报站均没有提前发出任何消息。U-270的艇员咒骂着情报人员的低能,一边拉响了警报,艇员们马上忙乱起来。航海长的之一反应是准备下潜,不过奥托船长却下令:“对空战斗准备!”此时飞机已经接近到很近的距离了,可能不到4000米。虽然对船长的命令感到很意外,但训练有素的艇员们仍直奔自己的战斗岗位。U-270指挥塔围壳后方安装了一门37mm高射炮和一门双联装20mm高射炮,可能对于高速飞行的战斗机来说不是很大的威胁,但对于速度慢飞得低的水上飞机和“堡垒”们来说相当致命。

图4. U-270船员合影,戴白帽者为奥托船长

此时飞机已经快飞到潜艇上方了,它在很远处就发现了这艘潜艇并且决意将其击沉。这次交会对于U-270来说是最凶险的时刻,英国反潜机此时拥有完美的正入投弹角度,而自己的高射炮因为射角受限无法有效展开拦阻火力。指挥塔里的人紧张到无法呼吸,有艇员已经开始祈祷了。要知道在空袭中损失的潜艇大多数都是无人生还的,毕竟飞机不可能援救落水者,即使通报了坐标,也不大有可能有船来捞人(攻击区域是潜艇活跃区域)。所以潜艇兵对空袭的恐惧还是相当大的。不过U-270今天的运气相当不错,堡垒飞过她的上空,却没有投下炸弹,只在经过她的艇尾时用尾炮塔疯狂扫射她附近的海面。在拥有了射角之后,U-270上的高射炮开始奋力还击。或多或少地干扰了堡垒的飞行动作。堡垒飞远了些躲避U-270炽热的防空火力,转向进入第二回合。

这一次,堡垒机从U-270艇尾笔直地朝前飞,用它的下视炮塔和前炮塔对着U-270扫射。这一次的射击比上一次精准许多,不少子弹打中了U-270 的指挥塔围壳,造成了一定的损伤。不过U-270的还击也令堡垒犹豫了,没有直接飞越她的上空,而是进行了转向,躲开了高射炮的杀伤轴线。这一次堡垒机仍然没有投弹。

图5. U艇指挥塔后面的37mm和20mm防空炮

堡垒进行了一个大幅度的转向,再次切入U-270艇尾轴线,这一次双方都选择了放手一搏。即使U-270向着艇尾展开了自己全部的防空火力,堡垒机没有避开,而是用所有前向机枪与之对射。不过运气显然站在了德国人一边——堡垒被击中,右侧发动


标签:二战